首页>检索页>当前

毕业证书含金量、成绩可比性遭遇信任危机

联邦制下德国高考试行统一题库

发布时间:2021-06-17 作者:黄崇岭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21年高考已于近日落下帷幕,但高考话题依旧热度不减。高考,是考生进入大学的必经之路,尽管各国形式不一,其重要性却日益凸显。实行联邦制的德国,也有与我国类似的高中毕业考试制度,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统一高考。

德国的普通高中毕业考试(Abitur),是一个集高中平时成绩和毕业会考成绩于一体的考试。考试总成绩满分为900分,其中高中最后两年的平时成绩占600分,毕业会考占300分。学生在高中毕业总评中获得的分数最终会换算成等级分(1.0—4.0),并以此申请大学。考试合格者获得普通高中毕业证书,证书终身有效,可申请修读任何一所大学的任何专业,热门专业如医学需要按照成绩和等候年限排队。

    各州高考组织和实施各自为政

德国普通高中毕业考试的组织和实施归德国各州主管,时间跨度较长,有的州是3月、4月,有的州是5月、6月,但毕业资格被全联邦公认。由于各州具体政策不一而足,联邦层面只能通过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对此进行协调。目前,在全联邦范围内均有效的核心文件是《文理中学毕业考试统一要求》与《教育标准》。虽然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已经就多少科目以及哪些科目必须在毕业会考中被涵盖达成一致,但仅仅是规定了最低要求。

根据2006年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现行协议,文理中学毕业会考应包括4—5门科目,其中2门或3门必须是德语、外语或数学。此外,至少2门是高中阶段个人所选的核心科目。考试应考查所选4—5门科目的能力,并将考试成绩列入证书。除必考的2—3门科目外,剩下的2门考试科目考生可以自由选择。例如,学生将艺术或音乐选为毕业考试笔试科目,那么在正常的艺术课及音乐课外,还须选择附加学时,以达到高中毕业考试对专业实践基础的要求。由于外语科目有近10个语种,也就是说高考科目总数可达20多门。据此,北威州和柏林州将4门考试科目定为最低要求,且允许学生在德语、数学和外语中任选2门作为必考科目,而巴登—符腾堡州和巴伐利亚州则将5门考试科目设为上限,并且规定上述3门均为必考科目,各州考试的难度在科目的规定上已经相差甚远。

考试分为笔试和口试,对于笔试和口试科目的规定各州差别也很大,但规定其中至少3门是书面考试,1—2门是口试。按照设想,最重要的科目要进行笔试,如德语、数学和外语,因而笔试的难度要高于口试。鉴于各州间在执行上述规定时的差异,在要求宽松的部分联邦州学生可以较好地避开某些科目。各州考试的可比性降低,继而引发家长和学生对考试公平性的抱怨也就不足为奇了。笔试采用全州统一试卷,所有的书面考试都由两位阅卷员进行评判,阅卷员是自己学校的教师,评判方法各州有明确的规定。口试范围在考试前由学校考试委员会确定并公布,口试至少有3名教师组成考试委员会在场。在一些联邦州,参加联邦竞赛的成绩或撰写的专业论文可以作为特殊学习表现代替其中一门考试。

在高中最后两年,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天赋和兴趣从所在中学提供的课程范围中选课,并设置个人学习重点。所选科目包括必修科目、必选选修科目和拓展课或兴趣课等。必修科目为德语、数学和一门长期学习的外语,宗教或伦理学、历史和社会学以及体育也都是必修课。学生必选的选修科目范围为自然科学、音乐或艺术、第二外语或第三外语、地理或经济与法律等,学生通常从中二选一、三选一或三选二。理论上,两年内所有必修课和选修课的成绩按照不同的比重都被记录在平时成绩600分中。

    毕业证书含金量和成绩可比性受质疑

两百多年来,德国普通高中毕业考试以其高标准和严要求得到社会广泛认可,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争议。随着文理中学入学率不断攀升,各州普通高中毕业考试的平均分也不断升高,但如果以此简单推断毕业生的学业水平显著提高,则无法让大多数人信服。相反,社会上普遍的看法是,考试分数存在“贬值”和“通货膨胀”。根据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最新决议,原先对应及格的50%正确率降为了45%,优秀和其他等级对应的分数也都被调低。部分州评阅教师不断给出高分,分数含金量受到质疑,对各州教育水平参差不齐、毕业考试难度不一的抱怨此起彼伏。尤其是随着一些热门专业采取录取限制,部分教育质量相对较高、毕业考试难度较大的联邦州的落选学生向法院投诉,所牵扯的就不仅仅是教育层面的分数等值问题,而是一个司法层面的问题了。

近年来,为了加强各州毕业考试的可比性,联邦层面开始实施统一毕业会考试点工作。据德新社2019年所作的一项调查,80%的被调查者都希望有一个全国统一的高中毕业会考,他们认为各州各自为政的毕业考试是不透明和不公平的。只有10%的人表示反对,其余的人不置可否。根据其在媒体的公开表态,德国各大党包括基督教社会联盟、社会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都明确支持统一毕业会考,只有巴伐利亚州执政党基督教社会联盟表示反对。在笔者和巴伐利亚州文教部的官员就此话题展开的讨论中,对方明确告知,统一的毕业考试必然要降低本州要求,向低水平的联邦州看齐,以牺牲教育质量为代价是巴伐利亚州所无法容忍的。

与此同时,高校对统一高中毕业考试持绝对支持态度,这样它们在录取新生时就无须再考虑额外因素。同样,企业界对此做法也全力支持,他们迫切需要全联邦一致的教育标准,培养出水平可比较的人才。联邦宪法院在2017年底提出,如果大学学习位置的派发和高中毕业成绩有关,那么各州毕业考试的分数就应该具有可比性。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统一的高中毕业会考是目前解决此问题最有可能的有效办法。

    提高各州成绩可比性的方案难以实行

目前,统一的高中毕业会考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已委托教育质量发展研究所(IQB)为德语、数学、英语和法语4门科目开发了一个题库,2017年题库第一次投入使用。各州可从中自由挑选考试题目,或者一些联邦州自愿联合,选择相同考试题目。然而,这种统一题库的方案并没有使考试的可比性得到明显改善。首先,根据考试规定,学生可以有条件地选择考试科目和试题,如德语作文是5个题目中选一个,因而可以较容易地规避统一考试。其次,这些题库只适用于书面考试科目,参加口试的学生可以规避掉。再其次,各州从题库中选取的题量占比较少,大量的题目依然由各州自行命题。加之毕业会考仅占毕业总成绩的1/3,所以统考题对最终成绩的影响微乎其微。对此,文教部长联席会议的回应是,采取统一题库的重要性不在于分数的可比性,而在于考查其对教学效果的影响,各州只有在教学要求方面达到了可比性,才能最终实现毕业考试结果的可比性。

如果想提高各州成绩可比性,理论上来说,可以有以下几种备选方案,但没有一种方案是理想的,有的甚至和德国长期以来的教育理念背道而驰。

备选方案一是在相同的考试时间完成相同的考题。目前德国各州的毕业考试时间各不相同,如果实行统考,首先要统一考试时间。按理说,这一点并不难实现,但要说服各州文教部并非易事。如果统一考试内容,那么各州学习内容就应大致相同,所考核的内容也应事先在全国范围内加以规定。就目前德国教育联邦制的现实来看,各州的教育计划不同,统一教学内容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备选方案二是高中最后两年的成绩不纳入毕业总成绩。要想增加分数等值的可比性,统一考试所占的权重就应该加大,平时成绩应该不被计算。诚如此,高中课程必将沦为备考和反复的训练,新知识的学习和能力的培养不再重要。德国人长期引以为豪的博大精深的文理中学教育必将滑向应试教育,文理中学所倡导的创新思想也将失去生存的空间。高中阶段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阶段性成果都将无足轻重,能否进入一所好大学取决于最后一周的考试。程序是透明了,但结果未必公平。

备选方案三是大学单独举行入学考试,学位的获得与毕业成绩无关。像英美国家一样,大学各自制定自己的选拔程序、单独举行入学考试、自主录取学生。高中毕业不再是大学入学资格,而只是大学学习的先决条件。如果采取这样的做法,后果很容易预测——未来学生将不得不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准备入学考试。就英语学习而言,成功完成托福考试就比英语毕业考试重要得多。市场化的培训机构将会野蛮生长,教育将沦为一种产业,加剧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化,这和德国多年来奉行的教育公平原则背道而驰。

但无论如何,如何在提高各州成绩可比性的同时提升整体教育质量,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德国考试制度改革的必答题。

(作者系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德语系教授)

《中国教育报》2021年06月17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鸿运国际体育iso下载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kvu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