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德国学生深陷阅读素养危机

德国政府为全民阅读盟誓

发布时间:2021-06-10 作者:俞可 黄旖旎 来源:中国教育报

   “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德国,一个诗人与哲人的国度,对国民阅读素养的重视程度也与日俱增。近日,德国联邦教科部召集150余个《国家阅读公约》合作伙伴汇聚国家阅读峰会。这是德国有史以来首次以国家名义制定阅读公约并召开阅读峰会。峰会正式启动的公约力争实现三大目标,包括所有公民都能认识阅读意义、所有相关举措都能优化阅读供给、所有儿童都能掌握阅读能力。施策从三个层面铺展开来,包括以国家战略凝聚共识、以界别集结助推共建、以全民教育实现共赢。

    共识:一项国家战略

德国学生深陷阅读素养危机。国际阅读素养进步研究项目(PIRLS)2016年结果显示,18.9%的德国10岁小学生遭遇阅读理解障碍,得分低于欧盟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经合组织”)均值,且国际排名大幅下滑。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8年结果显示,20.7%的德国15岁中学生阅读素养严重亏欠。学生阅读素养危机直接引发成人阅读困境,即620万名18—64岁德国人无法流畅阅读,继而导致300多万名德国儿童未能获得成人给予的阅读支持。由此,德国图书贸易协会2018年与德国笔会中心共同起草《汉堡宣言》,向联邦教科部呼吁阅读促进的政府作为。这场本土危机更因2015年难民潮而加剧。在小学阶段,本土学生与移民学生的阅读素养等级相差一个学期(父母一方为移民)甚或一个学年(父母双方均为移民)。接纳并培养难民,既是国际道义之举,亦为人力开发之策。

德国政府凝聚社会各界共识。《国家阅读公约》早在2019年秋便由德国阅读促进基金会和德国图书贸易协会共同发起,囊括了欧洲议会、经合组织、德国高校校长联席会议与德国联邦家长委员会等150余个合作伙伴。此次峰会,德国联邦教科部担任公约盟主并提供财政支持。阅读公约由民间倡议发展成为国家战略,其旨意在峰会发布的宣传海报即可窥见一斑。画面展示男女孩童超人形象,配以“阅读——真正的超级力量”的口号。超级力量,既暗含德国对全球竞争的忧患,亦折射德国对持续发展的梦想。让德国联邦政府如坐针毡的更有新冠肺炎疫情,网络过度使用因隔离生活而急剧激化。据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报告,在电脑游戏与网络娱乐方面,12—17岁的德国少年周均22.8小时,18—25岁的德国青年周均23.6小时。作为学生核心素养,阅读素养必然涵盖数字信息素养,帮助学生驾驭并塑造数字生活与智能社会。

共建:一次界别集结

国家阅读公约孕育机制创新。阅读,贯穿生命全过程,覆盖社会各成员,遍及生活诸多领域。阅读促进须群策群力。加入阅读公约的150余个合作伙伴涵盖社会各界别,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各展所长。政界的联邦劳工署为失业与转岗职工提供阅读补助金;宗教界的“慈善新教”组织为未成年难民提供阅读辅导与入学支持;经济界的亚马逊跨境电商平台以图书销售的低价、优质和便利支持公约;社团界的德国工会联盟让阅读成为每位职工的生活方式;公益界的“小科学家之家”基金会以创刊《果真如此》促进STEM阅读;学术界的德国成人教育研究院重在以阅读助力扫除文盲尤其是功能性文盲。个体亦可作为,少儿文学作家保罗·马倡议“书香幼儿园”认证与挂牌活动。

国家阅读公约融汇供给创意。峰会提出实现公约目标的路径——创新理念、适宜产品、全国推广,三者合一即改革阅读的供给侧。自1997年,德国在各联邦州文教部部长倡议下,儿童阅读促进公益项目“我送你一个故事”推陈出新,成为德国最大的图书进校活动。世界读书日当天,100多万名中小学衔接的各年级学生以班级建制,手持赠券赴当地指定书店,领取为世界读书日定制的赠书,教师则获赠指导手册。当天11点,出版赠书的贝塔斯曼少儿出版社组织在线读书会,各班可与作者对话,并获悉图书出版流程。学生由此明晰,书店与出版社如同学校与图书馆,皆为阅读促进重镇。为点燃学生家庭对世界读书日的参与热情,自读书日至学期末,德国邮政会送上一份门前的阅读惊喜。

    共赢:一场全民教育

全民阅读全面提升国民素质。阅读是开启并走向教育人生的阶梯,而拾阶而上的就是国民素质。由此断言,阅读即教育。儿童学会阅读需要同伴的陪伴与成人的指导,而陪伴者与指导者亦可从中获得阅读体验的升华与国民素质的跃升。故而,每一项阅读促进活动尽可能惠及更多群体,由德国图书贸易协会2011年发起的“阅读袋”活动便是范例。袋内装有一本出版社与书店联合赠阅的初级读物,一册针对家长的阅读指导手册,一块写有“正在阅读,请勿打扰”的门把手牌。每只阅读袋都是独一无二的作品,由一年级学生画上童趣与爱心,并在来年开学之际作为见面礼送给新生。阅读袋可使儿童将阅读所获得的认知转换为笔下图画。在校牵学长的手,在家牵家长的手,“大手牵小手”式阅读让新生顿悟,漫漫教育人生路总是在陪伴与被陪伴之中走过。

书香社会彻底暴露结构问题。公约与峰会看似德国版的“促进全民阅读,构建书香社会”,但良好意愿最易暴露结构问题。从横向结构来看,公约虽成功构筑起一条阅读促进统一战线,却并未出台一个系统性施策方案,仅把各合作伙伴现有的阅读促进项目作拼盘式处理。公约指向人的全面发展,而非仅限于唤醒阅读意识与点燃阅读兴趣,那么,阅读促进务必着力于个体发展的全面性与终身性。作为公约盟主的联邦教科部显然难以胜任,这一重任须由一个超部门与超界别的国家机构肩负。从纵向结构来看,德国的联邦制过度强化各州的教育主权,尤其在承担阅读促进最具基础性工作的中小学校,各州之间壁垒森严,与联邦政府合作如履薄冰。已从民间倡议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公约,虽有财政保障,却无法律护佑。如果把公约置于国家利益与民族尊严之下,破解联邦制痼疾的良机或指日可待。氤氲书香一旦溢满校园,强国之基便可夯实。

(作者单位系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中国教育报》2021年06月10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鸿运国际体育iso下载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kvu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